首頁 > 走進巴中 > 人文巴中

清代巴州“綠營”建制考

2020-07-25 08:33 來源:巴中日報 作者:周書浩點擊量:

嘉慶末年,川北鎮各營、協分布如下:

川北鎮署設保寧府閬中城,設總兵官(即川北鎮總兵)一員,統轄鎮標中營、鎮標左營、鎮標右營(以上三營存城游擊駐保寧府城)、廣元營(存城游擊駐廣元縣城)、巴州營(存城游擊駐巴州城)、順慶營(存城游擊駐順慶府城)、潼川營(存城都司駐潼川府城)、通江營(存營守備駐毛浴鎮)、太平營(存城游擊駐太平縣城)、城口營(存營都司駐城口廳治)、巫山營(存營都司駐巫山縣城)、梁萬營(存營都司駐萬縣縣城)、鹽廠營(存營守備駐大寧縣城)十三營,及綏定協(副將一員駐綏定府城)、夔州協(副將一員駐夔州府城),額設官兵四千八百八十一員。

巴州營官兵駐防巴州。巴州營距鎮城(即川北鎮駐地閬中)三百六十里,距離較遠。

巴州營兵制設置如下:

游擊一員,守備一員,千總二員(一專城左哨、一分防鎮龍關右哨),把總二員(一分防南江縣、一分防巴州江口鎮),外委二員(一為駐州城左哨、一為分防儀隴縣右司),額外外委二員(一為駐州城左哨、一為分防巴州花叢埡右哨),安兵四百五十名(馬兵四十九名、步戰兵九十名、守兵三百一十五名),并將駐扎通江縣屬之通巴營守備一營改為通江營,亦歸巴州營游擊管轄,以資巡防彈壓。其新設之游擊、守備各一員,以懋功協之崇化營游擊、守備移駐,均作為題缺,歸川北鎮統轄。所有川北鎮原派分防南江、儀隴兩汛地歸巴州營管轄,每兵一百名,以“馬一步二守七”比例安設。

游擊,養廉銀四百兩,俸薪(年工資)、蔬(生活補助費)、燭(照明費)、紙(辦公費)、紅(獎金)共銀二百三十一兩三錢四分,例馬六匹。

中軍守備,養廉銀二百兩,俸薪、蔬、燭、紙、紅共銀九十兩七錢六分,例馬四匹。“中軍”的職掌為宣傳號令、承辦公務、支發餉項,綠營中兵馬錢糧等營務由其管理(守備以下的營不設此職)。

專城左哨千總、分防鎮龍關汛右哨千總,每員養廉銀一百二十兩,俸薪四十八兩,例馬二匹。

分防南江縣汛左司把總一員、分防江口鎮汛右司把總一員,每員養廉銀九十兩,俸薪三十六兩,例馬一匹。

存城(駐防巴州城區)左司外委、分防儀隴縣汛右司外委,每員養廉銀一十八兩,馬餉、草干、米,折銀四十兩一分四厘。

存城左哨額外外委、分防花叢埡隘右哨額外外委,馬餉、草干、米,折銀與外委同。

馬兵四十九名,外委、額外外委在內;營馬四十九匹,每名馬餉銀二十四兩,草干銀十兩二錢;步戰兵九十名,每名戰餉銀一十八兩;守兵三百一十五名,每名守餉銀一十二兩。馬、步戰、守兵,每名每日支米一升,折銀一分六厘四毫,共折支米折銀五兩九錢四厘。巴州營公費銀四百二十七兩二錢。

巴州營各汛駐防分布如下:東路鎮龍關汛,額兵五十名,距營(即州城營署)三百六十里。管步塘二處:土地堡塘(今平昌縣筆山鎮,“塘”是汛兵設卡守望的地方),距巴州營駐地三百一十里;麻石塘(平昌縣原望京鄉,今屬筆山鎮),距巴州營二百二十里。

南路江口鎮汛,額兵三十名,距營一百八十里。管步塘二處:雷山塘(平昌縣原雷山鄉,今屬駟馬鎮),距營一百二十里;曾口塘(今巴州區曾口鎮),距營六十里。

西路儀隴縣汛,額兵二十名,距營一百八十里。管步塘觀子場(今儀隴縣新華鄉)一處,距營一百九十里。

西路花叢埡隘(今恩陽區花叢鎮),額兵十名,距營一百四十里。

北路南江縣汛,額兵三十名,把總署設南江縣城南門內,距營二百六十里。管步塘二處:赤溪塘(今南江縣赤溪鎮),距營一百三十里;石灰窯塘(南江縣原石礦鄉,今屬公山鎮),距營一百七十里。

專城汛,管馬、步塘共十八處。

其中東路步塘三處:石筍塘(今巴中經開區興文街道辦事處石筍塘村),距營三十里;石埡塘(今屬巴州區清江鎮),距營六十里;大羅塘(在今巴州區大和鎮境內),距營九十里。西路馬、步塘十三處:巴州營底塘(在州城);棗兒塘(巴州區原東興場鄉棗兒塘村,今屬平梁鎮),距營三十里;鹿溪塘(今恩陽區登科街道辦事處古溪村境內),距營六十里;昝關溪塘(今恩陽區青木鎮境內),距營九十里;柳林鋪塘(今恩陽區柳林鎮),距營一百二十里;尹家鋪塘(今恩陽區尹家鎮),距營一百五十里;老木口塘(今儀隴縣老木鄉),距營一百八十里;鋪埡塘(今屬儀隴縣),距營二百二十里;白埡塘(今閬中市妙高鄉境內),距營二百五十里;青巖塘(今閬中市扶農鄉境內),距營二百八十里;河溪關塘(今閬中市河溪鄉境內),距營三百一十里;保寧底塘(閬中城區),距營三百五十里;柳邊驛馬塘(今射洪縣柳邊驛場),距營四百七十里。北路步塘二處:棗林塘(今巴州區棗林鎮),距營三十里;兩河口塘(今南江縣下兩鎮),距營七十里。

《三省邊防備覽》卷十《軍制·川北鎮軍制·巴州營》:“存城游擊一員,守備一員,千總一員,把總一員,馬、步戰、守兵三百二十七名。分防鎮龍關汛,千總一員,步戰兵五十名;江口鎮汛,把總一員,步戰兵三十名;南江縣汛,外委一員,步戰兵二十四名〔《(民國)南江縣志》載“馬、(步)戰、守兵二十三名”——引者注〕;儀隴縣汛,外委一員,步戰兵二十一名。共官兵四百六十名。”

嚴如熤的記載略有出入。

之所以在鎮龍關、江口鎮(此處的“鎮”指市場、場鎮,與上文毛浴鎮同,非綠營營制之“鎮”)設汛,是因二地地理位置重要——“(鎮龍關)州東三百里。高山峻嶺,中結小坪,前臨深澗,州判分防之地。東由石窩場至煙墩埡三百六十里,(煙墩埡)距太平縣城三十里。又自煙墩埡四十里至秋波梁,與陜西定遠交界。東南由石窩場、鷹背巖至王家壩二百六十里,與太平交界。南由土地堡、土巴(壩)營至方山坪一百五十里,與達縣交界。北由趕場子(今萬源市玉帶鄉——引者注)至洪口,為往通江竹峪關之路。峻嶺深澗,陡拔幽險。周圍一千數百里,并無平曠田壩,最為要隘。”“(江口鎮)州南二百四十里。經雷山、孤山坪至鎮巡檢分防之地,巴江正流發源南江老林,繞巴州城南至江口、定遠(即巴河下游的武勝縣境——引者注)。西鄉源出巴山之水,流至通江,亦合流至此入巴(江),故名曰‘江口’(即通江河與巴河在王家沱匯合——引者注)。順流而下,則三匯、渠縣。北由雷山分路四十里,至茨芭門(今駟馬鎮——引者注);又東北六十里,至得勝山,即‘南北山’,大兵在此屢獲勝仗,故易今名‘得勝山’,州東二百四十里。西至茨芭門六十里,南下老關廟(今廣納鎮——引者注),經黃家營至蜈蚣嶺九十里。一路山勢蜿蜒,徑路詰屈,介在通、巴接壤。偶有伏莽,由州拘捕,舉足便入通境;由通稽捕,舉足便入巴境。犬牙相錯,號為難治。”〔《三省邊防備覽》卷七《險要(下)》〕

營署、較場、軍儲及裁撤

巴州營于嘉慶二十四年(1819)設,置游擊署(舊址在今巴州區巴師附小),巴州知州西蒙額申請撥付國庫資金修建。游擊署頭門五間,儀門五間,左右兵糧倉廒各三間。大堂五間,左右廂房各三間;二堂三間,左右耳房各一間、廂房各二間;三堂五間,左右廂房各三間,書房三間。巴州營中軍守備署及千總署亦同時修造。

中軍守備署(舊址在巴州區醫藥局及糖酒公司門市處),在游擊署之右。頭門三間,儀門三間,大堂三間,左軍裝庫房三間,右廂房三間,二堂三間,左右廂房各三間,三堂三間,左右廂房各二間。

左哨專城千總署(舊址在巴州區老中醫院、巴師附小側邊),在游擊署之左。頭門一間,大堂三間;左右廂房各一間,住房三間,左右廂房各一間。

把總署(舊址在巴州區廣播局處)規制不詳。

左司外委署,在城東。頭門一間,大廳三間,住房三間,左右廂房各二間。

左哨額外外委署,在城西門外(嚴顏廟之右,其后即火神廟),頭門一間,住房三間,左廂房一間。

右哨千總署設鎮龍關,右哨額外外委署設花叢埡,左司分防把總署設南江,右司分防外委署設儀隴。巴州營尚有右司把總、分防江口鎮訊未建辦公處。

自“辛亥革命”后(1911),惟存游擊署,駐新式軍隊,由署右門折去房舍作操場,其余營署全部變賣處置。

較場初有二處:一在城東門外(大東門與小東門之間,原蠶種場桑園),舊為通巴營巴州汛弁兵操演處。地勢臨河低下,夏季常被大水淹沒。設巴州營后,復辟較場一所,在州城西門外(今巴中中學)建演武廳,以時訓練。東門外的老較場僅為考試武童生的騎射之所。清末裁撤綠營及停科考(武科),東較場歸地方農事試驗場,發展桑樹和良種農作物;西門較場歸實業所,改建后栽植油桐、桑樹,煉油、養蠶、繅絲。

游擊馬榮魁于宣統二年(1910)將額設軍儲移交巴州州署,計銅炮兩尊(嘉慶初年,經略大臣額勒登保平息白蓮教亂時制造)、抬槍二十桿、劈山炮五尊、鳥槍九十三桿、槍五桿、火藥四千五百斤六兩、重炮子三百六十顆、一兩二錢重鉛子四百八十一顆、五錢重鉛子一十九萬四千顆、單響毛瑟槍五桿,刀、戟、叉、斧、锨、鐮、镢、鋤、鑼、鼓、號、錫漆弓箭、戰虎衣、藤牌、繃帳、旗幟等無算。另外,州城五個城門上還有十二尊威遠炮。

巴州營組建之初,綠營尚資以為彈壓,久之營制日腐,弁兵戰斗力銳減。綠營腐化是因長期鉆營取巧、油滑偷惰的“綠營習氣”所腐蝕,今天所謂的“兵油子”“兵痞”等貶義稱謂便來源于綠營。嘉慶末年,鴉片的輸入一年年增加,各省綠營官兵吸鴉片煙已成普遍現象,并自行栽種,當時號稱全國精銳的陜甘綠營,弁兵幾乎都成為“鴉片鬼”。“承平日久,文恬武嬉,額制之兵無一可御侮者,以其巧滑偷惰,積習已深。”(胡林翼《致翁學使祖庚書》)還有綠營兵丁因餉薄兼以小販手藝營生,自雍正、乾隆以后成為普遍現象。他們除了當兵吃糧外,還要搞副業養家糊口,心思沒有完全放在正事上并且荒廢了正務。所以在之前通巴營巴州汛時期,以乾隆末、嘉慶初白蓮教亂平定為例,除了八旗、綠營合剿外,各地多依賴于鄉勇捍衛。咸豐十一年(1861),李永和、藍朝鼎部屬朱統領(姓名不詳)犯境,同治元年(1862)江南散軍“郭刀刀”入境,同治十三年(1874)五月十五日,州內關公場(今恩陽區關公鄉)石尼姑于章懷寺聚眾起事等,巴州營弁兵均無所作為,仍依賴于地方鄉勇及團練組織以資捍御。

巴州營駐防弁兵,有事以戰守為務,無事以和洽兵民為要。在清代,巴州城已然是“軍民一家親”“軍民魚水情”,共建共創,擁政愛民、擁軍優屬的“雙擁”模范城了。

道光十一年(1831),從巴州營裁撥給回疆西口外馬兵一名、步戰兵二名、守兵六名;道光十五年(1835),從巴州營裁撥大堡步戰兵三名、守兵十五名;道光十九年(1839),從巴州營裁撥馬兵、步戰兵二名;咸豐四年(1854),馬兵四名改為步戰兵;咸豐九年(1859),從巴州營裁撥給屏山縣(今宜賓市屏山縣)步戰兵二名。

綠營裁撤分三個階段,第一階段起于嘉慶末至咸豐初(1815—1854),裁汰乾隆四十六年(1781)裁撤空缺名糧挑補實額一案的兵數,以減輕增補實額后的財政負擔。第二階段起于同治初至光緒甲午中日戰爭前(約1863—1893),目的是裁汰部分冗兵,整頓重建綠營,巴州營于此期間裁兵。光緒十年(1884),裁撤馬兵四名、步戰兵八名、守兵二十六名。第三階段起于甲午戰后迄于清亡(1895—1911),其目的是改變兵制,將綠營徹底淘汰,以新式陸軍代替綠營。這期間,巴州營連年裁撤弁兵,至宣統二年(1910),全部裁完。從嘉慶二十三年(1818)奏請設置巴州游擊營、二十四年(1819)正式組建巴州游擊營,共歷九十一年。加上通巴營巴州汛的歷史,綠營在巴州駐防,共二百四十余年。

今據嘉慶年間州人謝一鳴、文尚雅編撰的《巴州志稿》(又名《巴州志略》)寫本及《(道光)巴州志》《(民國)巴中縣志》,茲就嘉慶二十四年(1819)裁撤通巴營及巴州汛、新置巴州游擊營后,部分可考官佐臚列于下:

游擊:

謝成貴,成都人,嘉慶二十四年(1819)任巴州營代理游擊。

張萬林,華陽人,嘉慶二十五年(1820)任。

張君惠,貴州貴筑人,道光二年(1822)任巴州營代理游擊。

馬成,陜西鳳翔人,道光三年(1823)任巴州營代理游擊。

孫如藻,郫縣(今成都市郫都區)人,道光四年(1824)任。

閻庭芝,山西平遙人,武舉,道光七年(1827)任巴州營代理游擊。

劉德章,漢軍正藍旗人,世管佐領(世襲正四品),道光八年(1828)任巴州營代理游擊。

張士舉,貴州興義人,道光十年(1830)任巴州營代理游擊。

向啟文,清溪(今漢源縣清溪)人,世襲恩騎尉(“恩騎尉”為第九等世襲官爵,官階正七品),道光十一年(1831)兼護(向于道光九年任巴州營中軍守備,十一年帶本官恩騎尉銜兼任游擊)。

傅桂芳,字蘭階,江西萬安人,光緒三年(1877)任。《(民國)巴中縣志》載他“能嗇己而豐施,捐置營兵義冢,并捐多金助設學田”,巴州籍進士余煥文曾為他作《游府傅蘭階捐置營兵義冢碑序》。

宋朝恩,字錫三,陜西三原人,光緒二十三年(1897)任。《(民國)巴中縣志》載他“得行兵之法,縣(州)城辦團,調各鄉壯丁,指示圖陣,教練槍炮,卒收成效,屢獲匪徒。壬寅春(即光緒二十八年,公元1902——引者注),民教相持,幾大亂。朝恩督部曲馳往解散,事以敉平,迄二十年兵民相安”。光緒乙酉(1885)巴州籍舉人李本善在《重修圣水洞序》中寫道:“宋君自秉鉞來巴,率部曲屢平巨匪,四境靜謐。公余之暇,爰邀同志登瞰形勢,憑吊嚴將軍之墓,而慕其抗節不屈,過賢樂堂之故墟,問宗忠簡之遺愛猶有存者。”死后葬于城西鷹嘴山(在今巴州區平梁鎮炮臺村)下。

馬榮魁,宣統年間(1909—1911)任。

中軍守備:

朱士杰,成都人,嘉慶二十四年(1819)任巴州營代理守備。

李照,峨眉(今峨眉山市)人,世職云騎尉(清代武職以九等官爵封功臣及外戚,“云騎尉”為第八等世襲,官階正五品),嘉慶二十五年(1820)任。

田麟,廣元人,世襲云騎尉,道光四年(1824)任巴州營代理守備。

向啟文,道光九年任守備,道光十一年(1831)守備、游擊兼護(二職一肩挑)。

恩沛,光緒二十三年(1897)任。千總(專城左哨千總):

何文,開縣人,嘉慶二十四年(1819)任。

黃鳳啟,宜賓人,義勇(民兵出身),道光元年(1821)代理巴州營專城左哨千總。

魏忠德,巴州人,世職云騎尉,道光二年(1822)代理巴州營專城左哨千總。

李煌,松潘廳(今松潘縣)人,道光三年(1823)任。

李明祥,東鄉(今宣漢縣)人,義勇,道光三年(1823)代理巴州營專城左哨千總。

林大成,閬中人,道光六年(1826)代理巴州營專城左哨千總,道光十年(1830)復代理。

向仲清,東鄉人,義勇,道光八年(1828)任。

趙長卿,光緒二十三年(1897)任。外委(存城左司)

楊春富,隆昌人,嘉慶二十四年(1819)任。

楊仕林,巴州人,道光四年(1824)任。

趙文相,巴州人,道光九年(1829)任。額外外委(存城左司):

楊俸,灌縣(今都江堰市)人,嘉慶二十四年(1819)任。

馮汝梅,巴州人,義勇,道光五年(1825)任。

楊箐芳,南江人,武生,道光九年(1829)任。

分防鎮龍關汛右哨千總:

冶文炳,成都人,嘉慶二十四年(1819)任。

曾天成,達縣人,義勇,嘉慶二十五年(1820)任。

魏忠德,巴州人,世襲云騎尉,道光三年(1823)代理鎮龍關汛右哨千總。

黃鳳啟,宜賓人,義勇,道光七年(1827)任。

分防江口鎮汛右司把總:

陳正,新都(今成都市新都區)人,嘉慶二十五年(1820)任。

林大成,閬中人,道光四年(1824)代理江口鎮汛右司把總。

牟文彬,彭縣(今彭州)人,武生,道光六年(1826)任。

劉玉元,巴州人,道光七年(1827)任。

楊仕林,巴州人,道光九年(1829)任。

馬福友,閬中人,武生,道光十年(1830)任。

分防花叢埡隘左哨額外外委:

何志文,南部人,嘉慶二十四年(1819)任。

楊仕林,巴州人,道光三年(1823)任。

劉炳,通江人,道光四年(1624)任。

馬復,閬中人,武生,道光七年(1827)任。

李長春,達縣人,道光八年(1828)任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奔驰宝马机游戏下载 股票融资软件有那些 广东快乐10分计划 鲁银投资股票 江苏11选5网上购买 杠杆炒股平台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 股票指数期货ic是什么 上海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七乐彩开奖时间 寻好股票推荐网 湖北十一选五专家推荐号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推荐号码 生肖牛是哪几个号码 股票止跌k线图 股票配资小卢 凤凰 体彩11选五输钱太快了